“Comments”就是留言。点那个留言再点“送信”就留言成功


by amoe1983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差点忘了这里

最近忙昏头,差点忘记这里。
前两天单位上了打卡系统,这种在国外专门针对蓝领用的东西,在国内就成了白领专用。而且领导们都不打。
已经实行了新的劳动合同法,然本单位仍旧周六周日上班。而且没有薪水的。

附带一句,打卡机是指纹的。

现在无比郁闷中。
[PR]
# by amoe1983 | 2008-02-27 10:21 | 茶叶日记

半个多月没来了……

忽然发觉半个多月没来更新了。不是懒,是真的忘记得干净了。
最近开始萌加藤和树……
工作逐渐开始上手了。今天很寸,早不走晚不走,单单我出门的时候碰见领导。
大上个星期5喝了8杯啤酒,中间没加水。上个星期又是二两白的。要死了……
好吧,今天周一,我就是来吐槽的。
[PR]
# by amoe1983 | 2008-01-14 15:13 | 茶叶日记
唔,真的是突发奇想。
这就是我工作用的相机。
c0127980_1350849.jpg

单反,成像很清晰,可惜不是我的……


那个,爱凡亲……我是不会因为工作放弃写作的哟~~只不过要抽空来写了。最近工作好忙,年底了,大家都疯了……
[PR]
# by amoe1983 | 2007-12-18 13:52 | 茶叶日记

飞跃忘川的记忆

三年前的腊月20我飞向了欧洲。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或者说知道的人很少。
昨天忽然跟同事提起这件事情。
如果没有那次旅行,或许也就没有了今天的我。
于是今天忽然很想说说那个时候。那个惊心动魄的17小时让我拥有了全新的灵魂。飞机离开地面的时候大概正是我跟家里闹得最僵的时候。欧洲的旅行在一开始只是为了散心。然而回程从阿姆斯特丹起飞后,我们的飞机遇到了强袭欧洲百年不遇的寒流。飞机左右旋转着,从左60度到右60度摆动,从2万2千米的高空到5000米的高度不停地颠簸着。飞机上的大人捂着耳朵,孩子在哭。一些耳膜反应比较强的大人也在捂着脑袋掉眼泪。三个半小时,我们就这么在四面不着边的环境里游荡。
穿越了北极和俄罗斯上空以后世界忽然平静下来。那个时候我有种“我们飞越了忘川”的感觉。回到国内的时候仍旧是凌晨。
我的体质属于不怎么敏感的那一类。那样的起伏我居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一个星期的新鲜和兴奋全都忘记了,到现在为止我印象中最深刻的居然不是荷兰的风车也不是巴黎的浪漫,而是在飞越忘川的那三个半小时的心平气和。三个半小时我从现实到死亡,再从死亡穿越回来。于是再一次看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竟然能从那时起把连同自己在内的这个世界当作一个风景。一切勾心斗角、一切生老病死都成了无法动摇我内心的风景。
我死过,又活过来,而且在世界的另一边找到了另一个我。每一天的太阳都是新的,每天的太阳也只是原来的太阳而已。我从未想到,经历过生死,竟然能让我脱胎换骨地活着。
竟然能让我知道,活在这个世界,我只是舞台上的演员而已。演好自己得角色就可以了,不要强求。
因为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配角。
不再孤单,我已经满足。
[PR]
# by amoe1983 | 2007-12-07 11:12 | 茶叶日记

一些想说的话

又回了一次家。昨天给外公过了生日,今天早晨去修了笔记本。本子还是上大学的时候得到的。那个时候就已经不算什么好本子了,一直用到现在,四五年了。好快。内存已经不行了,加了一个,变成512的。尽管还是很烂,但是对于仅仅用它来写作和办公的我来说已经足够了,顶多再就是看个电影什么的,而自从有了iPod以后我都是把电影拷到里面去看。上个星期在单位里把网舞都转成了MP4格式,结果系统显示我的E盘已经满了= =果然我买那个160G的移动硬盘是正确的么。
今天整理了一下最近写的一篇死神BLEACH同人《祈愿》。尽管现在还没写完,尽管大概还要几个月才能写完,我仍被计数器上的6万弄得有些吃惊了。
原来用灵魂去写东西真的能让人无法抑制么。许久以来的,很多很多故事,自己的,周围的,梦里的,集中在指尖敲出来的就是这样一个以悲伤为基调的童话。最初动笔写同人的心情到今天竟然成为一种包含着我所有倾诉、祝福、呐喊和愿望的心境。尽管是死神的同人,但是笔下原属于久保带人先生的那一个一个名字在我的笔下更像是一个一个演员吧。然后,他们也许坐在电影院里,看着自己上演的悲喜。脱离了原作背景的《祈愿》在某种程度上而言也许已经算不得同人了。但是因为这篇文,我找到了一个与自己有着近乎重叠的灵魂的姑娘,远在地球的另一边的女孩,一个同样在用灵魂创作的种籽,一个不时地开出奇怪的CP花朵的花籽。忘记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互相交流着文章的脉络,互相替对方解开写作的瓶颈,互相安慰彼此因为入戏太深而纠结的感情。也正是如此,今天我们两人的文字加起来有了6位数。昨天,前天,大前天,我们连续三天擦肩而过。今天看到我的中转站里,《银之镇魂歌》仍旧还有五天的期限。
写文这么久以来,我在今年的7、8月份第一次放弃了一篇,白哉中心的《六月雨》。知道弃坑是不怎么道德的事情(笑),但是在写完《那些漂走的记忆》和《wine,light》以后更觉得我的笔触不够资格去演绎一个包含了如此多的柔情、伤痛和枷锁的人物。就让BIAKUYA成为我心里的雪国吧。冰雪一样的人,水晶一般美丽而透亮的心。我无颜去亵渎他。因此,以他为中心、原作为背景的同人文就此封笔。架空嘛……也许会考虑写一些吧。
昨晚喝了一点红葡萄酒,后劲很大,于是醉了。感觉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感觉自己在飘,可是思维却清晰得很。忽然卡住的瓶颈也通开了。就是这种感觉吧。明明应该飞翔的,可是动动身体,却忘记了我把翅膀锁在什么地方。身体很沉很重,于是就像那本单行上所说,我们就这样睁着眼睛,作着在天空飞翔的梦。
今天,就这样。
[PR]
# by amoe1983 | 2007-12-01 21:01 | 茶叶日记